媒體聚焦首頁 >> 新聞與活動 >> 媒體聚焦

【中國網財經】 債務違約、資產騰挪 “四面楚歌”的銀億股份如何應對轉型困局?

來源:中國網財經發布日期:2018-12-29閱讀量:214

債務違約、市值縮水、甩賣資產、轉型遇阻……由寧波首富熊續強掌舵的銀億股份有限公司(000981.SZ,以下簡稱“銀億股份”)仿佛陷入多米諾骨牌式的危局。

  12月24日,銀億股份發布公告稱,因短期內資金周轉困難,致使發行的“銀億房地產股份有限公司2015年面向合格投資者公開發行公司債券(第一期)”(以下簡稱“15銀億01”)未能如期償付應付回售款本金,本期債券發行規模為3億元人民幣。

  與此同時,中誠信證評決定將銀億股份的主體信用及“15銀億01”等3只債券信用等級由BBB下調至C,并繼續將其列入信用評級觀察名單。償債受挫之下,融資再次面臨困局。

  隨之而來的是,12月25日,銀億股份開盤接近跌停,收盤報3.30元/股,跌幅達6.25%。12月26日,銀億股價報收3.2元/股,跌幅為3.03%。自11月底復牌至今,銀億股份市值一個月縮水接近150億元。

  銀億股份回應鳳凰網房產稱,已經成立專項工作組處理債務違約事宜。

  資金承壓

  對于此次債券違約銀億股份在公告中給出的回應是,因資金周轉困難,會繼續努力籌措資金、盡快確定資金到位時間,不向股東分配利潤;暫緩重大對外投資、收購兼并等資本性支出項目的實施;調減或停發董事和高級管理人員的工資和獎金;主要負責人不得調離。

  就此次發行的債券來看,本期債券期限為5年,發行首日為2015年12月24日,兌付日為2020年12月24日,票面利率是7.28%。但是,債券存續期第3年末附發行人調整票面利率選擇權和投資者回售選擇權。

  為了留住投資者,在今年11月,銀億股份將債券票面利率150BP調至8.78%,可是依然未有成效。

  據11月19日,銀億股份公告顯示,“15銀億01”的回收申報數量約為299.73萬張,回售金額約為人民幣3.21億元,剩余托管數量為2670張,大量的債券回售,讓銀億股份一時間難以支撐,這也造成了違約的一觸即發。

  事實上,除了3億元債券違約之外,被降級的3只債券規模合計共有15億元,且于2016年發行、日期均為5年,并附第三年末調整票面利率選擇權和投資者回售選擇權。這意味著明年6月到9月,銀億股份或將集中面臨債券兌付的巨大壓力。

  業內人士表示,此次銀億股份違約與房地產業務去化壓力持續增加、2018年公司大額現金分紅28.19億元等密切相關。

  據了解,目前公司房地產業務主要集中在寧波、南昌、沈陽、湖州等二三線城市,且上海城市項目多以合作為主。就土地儲備來看,根據銀億股份2018年半年報,銀億股份在南昌、江西高安、內蒙古海拉爾、新疆、沈陽、韓國濟州島、湖州安吉等地區共有土地儲備180萬平方米。其中,新疆、內蒙、高安以及韓國濟州島的土地儲備量占了幾乎三分之二,這意味著其土地儲備基本位于三四線城市,這也讓銀億股份受單一房地產市場波動影響較大。

  此外,銀億股份在滬深股市累計質押股數33.10億股,累計質押總市值186.37億元,累計質押比高達82.18%,成為兩市累計質押股數最多企業。

  “自身經營壓力較大,且持有上市公司股權質押比例很高,進一步拖累公司經營及融資壓力。公司亦曝出多項風險事件,如子公司貸款逾期等問題,導致自身流動性壓力及外部融資環境進一步弱化,最終于12月24日發生實質性違約。”中債資信方面分析稱。

  賣“子”求生

  遭遇“輸血”困境,銀億股份不得不走上了“斷臂求生”之路,出售部分公司股權及旗下項目,以換取更多的現金流入。

  12月25日,中國奧園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公告稱,賣方寧波銀恒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寧波亨隆投資管理合伙企業、黃興民先生(獨立投資人)與買方全資附屬公司奧園上海奧譽置業有限公司訂立股權轉讓協議。

  據了解,賣方寧波銀億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為銀億股份全資子公司,目標公司安吉銀瑞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實際控股方也為銀億股份。而銀億股份通過股權轉讓方式將旗下四宗湖州土地出讓給中國奧園,售價為7.31億元。

  無獨有偶,在此之前,銀億股份進行了一系列大刀闊斧的資產出讓動作,這也讓房地產業務再次大幅度縮水。

  12月18日,銀億股份控股股東轉讓5.13%股權以歸還寧波開投10.34億元借款;12月10日,銀億股份發布公告稱,由于股價大跌,銀億控股的證券賬戶“銀河證券信用賬戶”被動減持數量已達2245.97萬股,占總股本比例的0.56%;9月20日,銀億股份把超過2.07億的海康月投資轉讓給了控股子公司上海銀月置業有限公司51%的股權;12月7日,關于公司及子公司涉及訴訟事項的進展公告稱,象山銀億將其抵押的房產轉讓給蔚城置業,轉讓價款用于抵償蔚城置業對于寧波凱啟的借款債權以及各項費用;1月,銀億股份出售沈陽銀億房產公司50%股權,交易價格4.04億元;2017年,出售舟山銀億房產公司和舟山銀億新城房產公司各83%股權,交易價格合計3.6億元;2016年9月,出售上海大友經濟發展有限公司80%股權,交易價格12.46億元。

  對于大規模出讓資產是否為了緩解資金壓力,鳳凰網房產記者致電銀億股份,并未得到明確答復。

  負債高企成為銀億股份出售資產的重要原因。據鳳凰網房產查閱,截至2018年9月30日,銀億股份負債累計約為240.86億元,相比于去年同時期202.08億元上漲19.19%。短期借債為36.91億元,相比于去年同時期的7.02億元上漲35.91%;就現金流來看,流動資產合計雖為218.64億元,但是貨幣現金只有12.27億元。

  轉型之殤

  從闊氣收購、意氣風發到忍痛割愛、瀕臨困局仿佛只有短短幾年之隔。

  銀億股份的母公司銀億集團,被稱為寧波最大的民營企業之一,中國民營企業500強第52名。背靠母公司的強大資源背書,銀億股份曾迎來發展迅速的機遇期。

  1994年,38歲的熊續強選擇作別體制,投身商海,創立銀億集團,而銀億股在四年之后創立。2011年,銀億股份搭上了房企借殼上市“末班車”,隨后,熊續強便策劃了一系列資本挪騰,開啟了激進的擴張之路。2014年,收購上市公司康強電子股權;2015年,拓展新興資本市場,投資物聯網、供應鏈管理、生物科技等產業。

  就業務范圍來看,銀億股份經營范圍包括房地產開發、物業管理、酒店業務、商業管理等,形成了住宅、城市公寓、甲級辦公和城市綜合體等完整的產品線,布局城市有寧波、上海、南京、南昌、沈陽、大慶等數十個城市。

  本來如此向好的企業,為何會出現如今的危機?

  有業內人士表示,2016年,當房地產正迎來繁榮之際,銀億股份決定由原來單一的房地產業務變為“房地產+高端制造”雙主業格局,這讓其與房地產階段性波峰失之交臂。而2017年三四線城市在成為接力一二線城市房價上漲的主力,銀億股份似乎并沒有抓住這一波紅利,成為銀億股份發展受挫的原因。

  2016年,銀億股份斥資120多億元收購三家國外著名汽車零部件制造商——美國ARC、日本艾禮富和比利時邦奇。隨后,銀億股份8.4億元接手廣西河池化學工業集團持有的河池化工股份總數的29.59%,成為河池化工的第一大股東。2018年3月,銀億股份更是將公司名稱由“銀億房地產股份有限公司”更名為“銀億股份有限公司”。

  在大舉進軍高端制造業的同時,銀億股份在拿地方面也鮮有進展,據統計,在2017年公開土地拍賣市場僅有3次拿地動作,分別在寧波南門、安吉縣拿下5塊土地,共耗資14.26億元。在2018年,銀億股份更是鮮有拿地動作。

  此外,新能源汽車領域畢竟不是主業,在一眾房企遭遇技術、人才、專業知識等“隔行如隔山”的現實困境之時,銀億股份也難免陷入同樣的僵局。加之2017年,銀億股份曾出現百億并購與百億負債同時進行的尷尬局面,這種雙主業的發展格局并未讓公司業績出現亮點。

  根據銀億股份披露的三季報數據,2018年前三季度公司營收總額為63.62億元,同比減少25.03%,扣非凈利潤僅為1.57億元,同比下降67.99%。

  此外今年8月28日,銀億股份擬作價15.83億元、通過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的方式購買五洲億泰以及銀億控股持有的寧波艾禮富100%股權,注入傳感器資產,其中商譽金額高達9.98億元,占交易標的凈資產的65.38%。這也讓銀億股份多次收到深交所發來的函問詢,無意使其“雪上加霜”,而此次重大事項重組也讓銀億股份一度陷入了停牌狀態;11月20日,銀億股份成為A股強制復牌首家企業,當日開盤后即跌停。

  資金承壓、債務違約、銷售下滑……招招“重拳”正在壓緊銀億股份。難關面前,“四面楚歌”的銀億股份如何避免諸如中弘股份等企業結局?寧波首富熊續強又將如何實現力挽狂瀾?還未可知。



918视频在线观看